欢迎访问哈尔滨商业大学 MBA、MPA教育中心  网站地图
新闻中心
招生快讯
综合新闻
通知公告
商大视野
商大视野 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商大视野 
(MBA)伟大是熬出来的:冯仑思考人生……
【字体: 】 | 来源:本站原创 | 发布人:admin | 发布时间:2014-01-09 | 浏览次数:4212 

        提起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,脑海里很快蹦出一连串经典语录,诸如“伟大是熬出来的”、“一个好的企业家就是一个好的大和尚”、“民企三境界:小姐心态、寡妇待遇、妇联追求”等,耸人听闻的比喻背后,往往藏着令人会心的哲理。
        言辞犀利并不代表个性张扬,冯仑颇懂自律。更兼言论所散发的锋芒难免遮掩他的本来面目,以致很多人能够将他的“语录”倒背如流,却不晓得“冯仑是谁”。
        为了“免得别人胡说八道”,冯仑甚至为自己写好了墓志铭:“资本家的工作岗位,无产阶级的社会理想,流氓无产阶级的生活习气,士大夫的精神享受;喜欢坐小车,看小姐,听小曲;崇尚学先进,傍大款,走正道。”典型的“冯式语言”,轻松自嘲后却是一番认真。
        冯仑自称是外形颇似狂放不羁的艺术家的思想者,他曾集半百人生积淀,凝聚成《野蛮生长》、《理想丰满》等著作,不仅仅停留在还原第一代企业家成长轨迹的层面,更授予人们成功者的思想和方法。冯仑以思想家的姿态,一边透彻探讨民营企业家的原罪,一边把“追求理想,顺便赚钱”演绎到极致。



“失节事小,饿死事大”

        冯仑的耐人寻味就在于,他常出惊世之语,喜欢用轻松的段子总结深刻的道理,即或在非常严肃的场合,也常因他惊世骇俗的谈论而使气氛顷刻间活跃起来。潘石屹特别羡慕冯仑的口才:“他的段子是一流的”。
        这位以奇谈怪论著称的地产大腕,其实有着“根正苗红”的履历:15 岁入团,20 岁入党,22 岁进中央党校,毕业后在国家机关工作。只是后来,他顺应市场经济的大潮下了海,从海南的椰子林里挖得了“第一桶金”。万通于1991 年起步于海南,在那个奇迹多于机会的年代,“万通六君子”迅速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,并凭着对政策及市场的敏锐洞察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撤出了海南。
        之后,万通进入迅速扩张阶段。万通的发展历程恰好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,全球经济形势的跌宕起伏与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逐步成熟,几乎写进了万通的每一个脚印,几度风雨几度晴。
        当年地产调控风声鹤唳之时,有记者问冯仑如何理解“开发商频频亮相媒体,甚至将地产娱乐化”的现象,冯仑自然听得出弦外之音,他自我解嘲道:“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,我不惜牺牲‘色相’,在媒体上露脸。毕竟,失节事小,饿死事大。”
        自此留下了地产江湖颇负盛名的段子。拨开调侃的面纱,在房地产市场暗流汹涌的博弈下,“失节事小,饿死事大”,何尝不道出了民营企业生存的苦衷和朴素底线?企业家通过个人言论和影响力传达公司价值理念,提高品牌知名度,推动企业发展,往往是草根创业者的一种精神付出。冯仑有悖千年传统的言论,直白中自有深意。他一语道破民营企业在困难时期“活下去”并“活长久”的愿望及方法—活着才是硬道理。

“价值观的确立就像腌咸菜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失节事小”并不能成为断定冯仑没有“节操”的理由。事实上,他一直指责野蛮生长时期的民营企业几乎没有敬畏之心,“缺乏敬畏心做事就有可能无法无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讨论:您的企业每年都有做“体检”吗?
        冯仑奉行简单哲学,简单办企业是他治理万通的不二思路。守正出奇是其核心价值观。守正,即遵循大规律、大趋势及法律制度;出奇,即不断改进、完善和创新。
        在冯仑看来,核心价值观是一个企业、特别是其领导人内心最深层的是非判断和善恶取舍。当它变成不可动摇的“天条”时,就会成为一种核心竞争力。
        万通价值观的确立,始于他们的反省日。本来,1991 年9 月13 日是万通成立的日子。但第二年开始,万通“生日”就变成了“反省日”,反省过去一年中的遗憾或缺陷,找出创新方向。万通历史上几次大的战略调整和改进,都源于反省日的思考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近乎刻板的反省一直坚持了21 年。每年的这一天,冯仑必定亲自参加,雷打不动。“这是一个漫长的、日积月累的内化过程,”冯仑强调,“就像腌咸菜一样,把白菜慢慢发酵变成酸菜。企业的核心价值观要经过一两代人的传承,才能稳定下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万通,每年都做“体检”。“就是请来律师,把过去一年的事情对照新的制度看一看。”冯仑介绍说,“制度转型是个缓慢的过程,每年自检一下,方可保障不出大事。”

“做企业拼的是寂寞”

        反观万通的发展过程,冯仑发现,民营企业从草根创业到发展壮大要应对两个挑战—一是制度转型的挑战,二是市场竞争的挑战。冯仑说:“制度转型就像汽车拐弯,路又颠簸,90% 的民营企业死在这上面;而因为市场竞争死掉的企业并不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冯仑用马拉松比喻做企业的过程,他觉得大家忽视了一点,那就是马拉松只有开头和结尾才有人鼓掌,中间是漫长的匀速不停的慢跑,“很寂寞,做企业其实拼的就是寂寞。”
        企业低风险就是马拉松中间“匀速不停的慢跑”。对房地产公司来说,如果仅靠负债买地,潜在的风险非常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做企业必须耐得住寂寞。企业的成长是一个长期的痛苦过程,企业家的心理、性格和习惯至关重要。冯仑从18 岁开始,每天早上跑步一小时,风雨无阻。50 岁生日那天,他决定再折腾一回—骑自行车环游台湾。9天骑1100 公里,对冯仑来说不过小菜一碟。“我的性格不恐惧这种需要长期坚持的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认为,企业在不确定的环境中,犹如在黑暗的隧道里跋涉,理想就是黑暗里的光明,只要有光亮,就有走下去的理由。



“冯仑就是个空间的导演”

        冯仑认为,中国房地产发展必经三个阶段:地主加工头、厂家加资本家、导演加制片。
        整体来看,中国房地产大多处于第一阶段,美国还有一部分厂家加资本家的企业。最牛的当属导演加制片人的模式,这个阶段,应该叫做不动产金融,创意是其核心。在这种模式下,土地变得越来越不重要。
        据冯仑分析,中国的土地资源将从无限变为有限,甚至稀少。因此,依靠占有土地资源做房地产开发的模式,“无异于温水中的青蛙,虽无近忧,必有远虑。”
        所以冯仑决意把万通打造成战略先导型企业,像苹果公司那样每年发布新产品,逐步由运营加创意来带动万通。冯仑期望,“万通品牌一定会像苹果一样被人接受。”
        冯仑说:“未来,万通给大家创造的将不仅仅是满足简单的居住,而是一种生活模式。”实际上,冯仑一心憧憬着一个未来的高土地利用率、产业人口和谐的“城邦”—立体城市。2009 年12 月8 日,冯仑在哥本哈根宣布了他的疯狂计划:在大约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打造一个建筑面积600 万平方米,可容纳10 万左右人口的高密度建筑群。
        相比中国大型城市“摊大饼”的发展方式,冯仑习惯于用“摞小饼”来描述“立体城市”。“50 多种城市功能将复合在一起,每一种功能都在步行20 分钟内解决,这是最理想的城市模式,我们成功解决了交通问题。”
        冯仑一直强调,立体城市不再是简单的盖房子和卖房子,但相对冯仑的理想主义,地方政府更关心的则是出让土地的产出比。冯仑的“理想国度”不断经历着现实的考验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冯仑疯了,立体城市就是一次冒险。但冯仑对立体城市格外执着,将其视作“万通的未来”。如今,位于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的西咸立体城市已经开工建设,未来,万通立体城市将相继落地四川成都和浙江温州等地。不久的将来,一座座微型城市将诞生在传统城市的边缘,自成一统。
        正是由于执着地秉承“理想丰满”的精神,善于思考的冯仑创造了这种智慧金字塔结构,探索出一条新地产、新建筑、新生活模式的全新城市建设道路,带给居者一种简约绿色的前沿生活方式。

“万通需要我这样具有前瞻性的人”

        冯仑是个爱折腾的人,他一直在行走江湖,万通也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,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别具一格。他崇尚“追求理想顺便赚钱”的境界,立体城市是他的理想,他特别希望通过立体城市告诉市场、告诉城市领导者、告诉未来的人:城市原来可以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冯仑是个学者、儒商,他创造万通神话,打造地产奇迹,语出惊人,不按常理出牌。
        “创业以来,遇到的不公和郁闷不胜枚举,我的原则是批评、发泄,但不破坏—既不破坏社会,也不破坏自己。不干违法乱纪的事,也不上吊、跳楼给社会添乱。”在潘石屹眼里,冯仑就像个导演;在网民嘴里,“冯主席是个思想家”;冯仑自己坦承:“我是个职业董事长,信奉老庄,不善理财,说话写字比较专业。”他“大言不惭”地总结道,“万通需要我这样具有前瞻性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批评、发泄,但不上吊、跳楼给社会添乱。冯仑恪守着他的原则,指点江山,纵横捭阖,抒发商道感悟,挥洒快意人生。对于冯仑,戴着镣铐的舞蹈,是对自由之美的更高层次的追求。一切皆源于他永不停止的思考。

来源:《世界经理人杂志》

上一篇:(MBA.MPA)马云:当下就业问题没什么可以抱怨的
下一篇:(MPA)新型城镇化:靠市长?靠市场?
[返回]
哈尔滨商业大学MBA、MAP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65075号-1